• <samp id="8ygia"><label id="8ygia"></label></samp>
  • Miller & Kreisel MPS 2520P錄音室有源監聽音箱



    30.jpg


    Miller & Kreisel MPS 2520P是一款集成在樸實無華、啞光漆飾面下,但又令人驚訝的小巧和不起眼的音箱。它并不是被用來設計成制造“聲音之墻”的巨型盒子,但是在美國的電影后期工作室里,你可能會遇到它們。這包括《指環王》的后期制作,前三集《星球大戰》以及《珍珠港》等眾多獲得音效大獎的電影。


    在幾乎立方體的堅固機身正面,安裝了3個絲質球頂高音和2個150mm口徑、玻璃纖維制成的中低音。有人認為增加驅動單元的數量,是對經典教義的背叛,但這種巧妙的設置意味著你可以從幾個方面獲益。


    31.jpg



    1. 振膜行程顯著減少,在相同的聲壓水平下,有更小的失真;


    2.? 通過準確的同步,脈沖響應可以更清晰地表達,因為沖程更短;


    3.? 分頻器的正確布線可以使聲音分散特性得到精確調整,它意味著MPS 2520P能在垂直方向更好地聚焦,來自地板、天花板或工作室辦公桌的反射影響較小。


    高頻的垂直指向性可以通過后背開關進行調整。客廳里,我喜歡“寬”的版本,工作室里只需切換到“窄”即可。


    32.jpg


    33.jpg


    完成音箱擺位(理想情況下高音單元朝外),以平衡端連接到前級放大器。它們需要10~20分鐘預熱,并與我的Sky Audio超低音一起工作(低頻截止設置在80Hz,24dB高通濾波器)。


    34.jpg


    電子樂團體Massive Attack的第三張專輯《Mezzanine》,MPS 2520P展示出令人興奮的動態表現。難得的是,在如此近距離下能輕松切換“非常安靜”和“非常響亮”的場景。這款并不大的音箱,輕而易舉發出每一個強音,而毫不受限。在突出每個細節的同時,確保整體聲音的連貫性。音箱本身有著非常低的共振,聲音干凈。


    35.jpg


    施特勞斯的單幕歌劇《Elektra》,是包含了多個深不可測段落的復雜作品,很難將其表現好,并往往會令音箱不堪重負。MPS 2520Ps則不然,Christian Thielemann和德累斯頓國家管弦樂團合作的這張唱片,當色澤輝煌的銅管樂響起時,我還是能聽到其他細小的聲音,即使女高音在非常相似的頻率上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,我仍然能區分小提琴聲部。它能實現更細致和真切的聲音細節。


    36.jpg


    用作家庭影院時,我突然明白為什么Lucas Film會使用它們進行混音。任何極端的動態跳躍、爆炸場景,都能應對自如。考慮到它們的外形尺寸,這是驚人的一幕。


    37.jpg


    它不僅適用于重現跺腳恐龍和咆哮的哥斯拉發出的聲音,那些安靜的電影——比如拉斯﹒馮﹒提爾導演的《憂郁癥(Melancholia)》,聲音直截了當,我認為它的演繹更可信。你可以用令人難以置信的高音量來摧殘它們,但我發現以低得多的音量欣賞電影時——語音的清晰度也非常出色。


    38.jpg


    ※ 本文原載自FIDELITY Magazine。這是德國FIDELITY Mdia旗下專注Hi-Fi和Hi-end的在線雜志。內容有刪節。


    ※? ? 如欲了解更多信息,您可以在臉書上關注“米樂影音 Miro Sound & Vision”,或者訪問米樂數碼影音官網(www.mirosoundvision.com)及致電(021)36522009/36522010。




    亚博安全保证